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balibuddha.com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蓮舞 蓮舞第3章 用 膳在線免費閱讀_詩意小說
◈ 蓮舞第2章 蘇 醒在線免費閱讀

蓮舞第3章 用 膳在線免費閱讀

墨綠幽暗的水面一望無際,腳下一葉方舟,翻湧的巨**浪彷彿有生命般,一個勁朝自己撲來,楊菲兒拚命划著小舟,依然無法改變被洶湧浪濤吞沒的命運。

倏地,床上之人被什麼驚醒似的,猛地睜開了雙眼,呼吸急促。其伸手撫了撫不停跳動的心臟,緩緩坐起身,扭頭朝四下望去,一雙漆黑的大眼閃動着驚異之色。

這是一間民居,陽光透過鏤空的雕花窗桕灑在屋裡,窗前木質雕花梳洗架上擺放着一塊圓形磨光青銅鏡、一把木製梳篦,一個寰洗盆,架子側旁的橫木上搭着兩塊棉布。旁邊是一個高大的檀木櫃,顏色和梳洗架類同。身下床榻溫暖而堅硬,榻前圓形雕花茶几上擺放着精美的陶瓷茶具和一個雙肩背包,幾個實心圓柱形檀木凳圍着茶几擺放,空氣中瀰漫著檀木香,門前一道鏤空雕花屏風煞是好看。屋內擺設簡單大方,處處透着古色古香的韻味。

楊菲兒此時尤肯定自己已然不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。伴隨着楊菲兒一起蘇醒的還有讓人無力的飢餓感,得出去找點吃的,飢腸轆轆渾身無力的感覺真不好。

起身下榻,發覺自己還穿着來時的現代服飾,稍稍安了心。推開屋門,紫色的雕花木柱,縵回的廊道連接着屋子左右兩側的數間廂房,這是一個『凹』字形的院落,廊前是一片寬敞的空地,再往前可看到一片波光粼粼的水面,空地一側威然矗立着一塊巨大的石碑,碑上鑿刻着『幽蘭院』三個鐵畫銀鉤的大字。幾名男子裝扮的人在空地上武動身軀。楊菲兒發現男子中有那個被喚作張大哥的人,這讓她心裏有了幾分踏實感,遂徑直朝『張大哥』走去。

張橋見昨日救下的男子向自己翩然走來,立刻上前關心道:「楊兄弟,身體好些了嗎?」

此時,空地上其他男子皆好奇的圍了過來。他們眼前是個穿着怪異的翩翩佳公子,矮小瘦弱,體態勻稱,皮膚白嫩,玲瓏剔透,眉似遠山深黛,眸若星辰皎亮,秀美的鼻樑下硃唇皓齒。

「多謝大哥關心,楊飛身體已無大礙,只是這腹中飢餓,手腳頗覺無力。」楊菲兒仰首徐徐說道。

眼前的男子們普遍較高,身長約莫七尺五寸(173cm),張大哥身約七尺八寸(180cm),楊菲兒可憐兮兮的想着自己162cm的身高,心中感嘆着來自基因的不公。

「你昏睡了半日,不曾用膳,醒來一定餓壞了,我這便帶你去膳房討些吃的,且隨我來。」望着眼前鬱結的小臉,張橋笑容朗朗的說道。言罷,便帶着楊菲兒朝膳房行去。

膳房建在水畔,與主房隔着一片錯落有致的園林,園林似是人工修葺,彙集了不同種屬的植被和花草,以中心為軸向四面呈現出不同形態的景色,身旁的景緻時而春意盎然、生氣勃勃,時而陰柔嫵媚、淺淺柔柔,楊菲兒在心中暗暗讚歎,真是一番別有洞天!

膳房與古時的廚房沒有太大差別,只見其內五名男子忙出忙進,均着灰色棉布袍子,系繡花布帶。

「老李頭,忙着呢?這位小兄弟是昨兒我和小李兒救回來的人,半日未進食,現下餓得前胸貼後背了,嘿嘿,有吃的沒,給他填填肚子。」張橋朝着膳房裡一位年事稍長的男子大聲說道。

「喲,張橋,這可剛開始做午膳,我這隻有今早吃剩的幾個饅頭,只得將就將就了。」李東大聲回應着。

「行,楊兄弟你先將就着吃點,一會兒午膳再吃點帶味的。」邊說邊接過李東手裡的饅頭,遞給楊菲兒。

「謝謝張大哥。」接過饅頭,坐在廊椅上,楊菲兒不顧形象的大口吃了起來,饅頭白白的,甜甜的,軟軟的,稻穀的清香縈繞鼻間,真是好吃。不一會兒功夫三個饅頭便已下肚,她心滿意足的嗒着嘴。

這時遠處傳來了陣陣鐘聲,「咚…咚」,音色沉悶而悠揚。

「楊兄弟辰時已過,若吃好便隨我去見見谷主吧。」張橋望着眼前一臉滿足的小人,悠悠說道。

偌大的議事廳中,正前方的主座上坐着一名女子和一名男子,女子長相一般,一臉英氣逼人,面上爬着幾條淺淺的皺紋,約五十多歲的樣子,着淺黃色衣裙,系同色腰帶,帶上掛着一塊淺綠色玉飾,玉飾與綉着黑色蓮花的帶尾爭先恐後的搶佔最佳位置。一旁的男子與女子差不多年紀確比女子要『美麗動人』得多,肌膚甚雪,氣質儒雅,着淺綠色衣袍,系同色腰帶,帶尾處同樣綉着黑色蓮花。

「稟谷主,這是我們昨日救下的男子,名叫楊飛,非森然人,說是來自中國,遊歷至蒼山迷路昏迷,今得陶朗醫治,已痊癒。」張橋拱手上前稍上舉作揖,畢恭畢敬的說道。

「敢問小郎師承何門?」女子一雙精明的眼睛盯着楊菲兒瞧了半天,方才慢吞吞的問道。

顯然,眼前說話的女子便是『張大哥』口中的谷主,依其所問以及自個觀察,楊菲兒大膽猜測,此地之人要麼習武要麼習法, 「小的乃一介弱質,無門無派。」

「哦……,既是『無能』,又如何入得我蒼山之中?」女子雙眸微眯,語氣稍顯不善。

「小的不過一方遊子,但見此處坡陀巨麓,數里逶迤,嶔崟相屬,好奇心切,便想一探究竟,不想結果卻令人不盡如意,走着走着便迷了路。小的非奸險歹人,還望谷主明察。」楊菲兒垂首抱拳道。

「啟稟谷主,昨日陶朗為這小郎醫治,未發覺其體內有氣。」張橋憶起昨日陶朗醫治之事,乃將情況稟明。

「嗯……,小郎,今年多大年紀?」

「啟稟谷主,小的今年二十有四。」楊菲兒小心回答道。

聞言,座上女子眸光一閃,心下暗付,如今外部局勢不利,谷中子弟不多,能留一個是一個。這小郎模樣倒生的不錯,又生在個偏僻無聞的地方,無論其是何世家,只要看住了,將來斷不會惹來麻煩。

漂亮男子看了眼身旁女子略帶深意的微笑,知其心底盤算,微搖首,看着眼前靈秀小郎,不待一旁女子開口,遂輕柔問道:「小郎,今後有何打算?」

「小的本是出來歷練,增長見識,領悟人生,若谷主不棄,小的願留在谷中,為谷主效勞,以償救命之恩。」楊菲兒此番說的真摯,他們救了自己便如同再生父母,做人不能忘恩負義,而自己對這個世界不甚了解,需要時間熟悉,之後再思考怎麼回去吧。

聞言,座上女子心下一喜,斜眼嗔睇漂亮男子一眼,故作嚴厲的說道:「如此甚好,明日辰時六刻舉行入門儀式和習術測試。楊飛生活上的事煩請張橋你多擔待些。」

「張橋遵命。」

楊菲兒被安排在幽蘭院西邊最靠外的一間廂房—西廂末字號房,廂房內的布置與之前昏迷所居之處相仿,空氣中飄蕩着檀木的清香。

張橋坐於雕花茶几前,楊菲兒為他倒了杯水,便正襟危坐,附耳提聽,眼神認真而嚴肅,對面的張橋舉杯喝了口水,不緊不慢的說道:「楊飛,谷內規矩眾多,我下面要說的便是其中較為重要的幾條,你要牢記。凡入蓮幽谷者生是谷中人,死是谷中鬼。凡谷中門人,不得違抗谷主之令,出谷須得出谷令,否則不得擅自離谷,不得擅自將蓮幽術授予他人;凡谷內男子,除非自小定親,否則當擇谷內女子為妻;違規者必懲,懲之以幽禁、禁食、仗棍等體罰。」

乍聞此言,楊菲兒大吃一驚,此處不僅限制人身自由,甚至限制婚姻自由,整個一閉關自守之態,楊菲兒欻然有些擔心,如若谷中之人存封建狹隘思想,那自己在谷中的日子怕不好過,不知谷外是否如此。

「張大哥,男子婚嫁如此,女子可有限制?」

「谷內女子需在谷外尋一名以上夫郎。」

簡直了!此處竟要求一妻多夫,自己當初隱瞞真實性別果然是對的,今後不到萬不得已,絕不能讓人發現自己的真實性別。

定了定心神,楊菲兒故作冷靜的問道:「男女婚嫁何以有此差別?」

「呵呵,楊兄弟,蓮幽谷一直未得女舞者,不聚生之氣,山裡的動物都走光了,就連谷中引以為傲的珍貴花種幽冥花也遍尋不到蹤影。來蓮幽谷習術者一年比一年少,不瞞你說,已有六年谷中不曾見到新面孔了。為了保護蓮幽谷所在之地不被其他莊院佔了去,蓮幽谷非常需要新武者的加入,谷主實在沒法,萬不得已,乃在婚嫁之事上動了歪腦筋,此規矩確實有些強人所難了。」張橋輕輕嘆了口氣。

原來都是人少惹的禍,無論在何處生活,弱肉強食,適者生存都是生物發展的規律。蓮幽谷就像一個大家族在經歷着衰落,自己無意中的闖入,希望不會給它帶來厄運。

只是有一點讓楊菲兒甚是疑惑,這蓮幽谷地處山谷,四面環山,地勢險峻,而況如今資源匱乏,為何有人盯上這裡,這裡究竟藏着什麼秘密。

聽張橋提到一種珍稀花種,楊菲兒乃愛花之人,遂好奇的問道:「張大哥,幽冥花為何物?」

「幽冥花乃蓮幽谷特產之物,無法栽培,通體黑色,外層花萼,狀似花瓣,形較大,一般三至四片,色較深,與花瓣分離。花瓣為三片圍抱花蕊,色較淺,中間的花瓣向外捲曲。花蕊呈淺黃色,蕊柱較長,蕊頭向下彎曲。生食此花,於武者大補,可增強體內氣循環,助武者聚氣;入葯,於將死之人可大補元氣,回春還陽。一朵花價值千兩黃金呢。」張橋自豪的說道。

楊菲兒聽得瞠目結舌,這不是花,是仙丹。一朵花價值千兩黃金,這幽冥花恐怕是蓮幽谷的重要經濟來源。要是自己能弄到一朵,那不是什麼都不用愁了,不過,方才聽張橋說,此花如今實難尋得,自己初來乍到,什麼都不了解,現下不是尋花的時機。為免自己再動歪腦筋,楊菲兒連忙換了話題道:「對了,張大哥,我來谷中這段時日為何一名女子也沒見着?」

「咱們這女子統總不過十二人,男子加上你約莫三十餘人,未婚女子七人,未婚男子十五人。且女子修習和我們不在一處,你剛來,見不到屬正常!」張橋搖首感慨道。

「張大哥你嫁人了嗎?」

「我三年前嫁給張氏做了側夫,妻主有三名夫侍,楊弟可是動了嫁人的念頭?你對森然之況不熟悉,咱們這二十六歲前是不能談婚論嫁的,由於女子稀少珍貴,故男子婚嫁競爭激烈,外貌是基本,再來便看家世、人品,當然最重要的是武能,男子二十六歲前不具武能便是廢人,多半都是去給有錢人當下人,抑或入賢人閣謀個差事,術者三十五歲前未出嫁就要被軍機閣強行帶走,為民效力,征戰沙場。我勁能八段,長相一般,家世一般,到了三十一歲才嫁的人。」張橋一臉嚴肅的說道。

看樣子男多女少是森然國情,在如此社會背景下,蓮幽谷對男女婚嫁的特殊規定,現在看來,有其存在的必然性。

「張大哥,武能是什麼?」楊菲兒複發問。

「武能分兩種,一種乃聚氣所得之力,稱為勁,勁力由低到高分為二十四段,除非天生筋骨異常,否則都可習得此力,隨所習術法不同,此力所生威力也不同,此力到達八段者,想要精進十分困難,須得蓮母相助,同時輔以幽冥花,故森然八段以上者萬人中約成一人,而十六段以上者百萬人中都難成一人,而二十段以上者,森然寥寥無幾。另一種乃聚場而得到的力,稱為虛,此力與生俱來,非常稀有,森然懷虛者統總不過三百人,其中女子約莫八十餘,唯有家史悠久的大世家才有機緣習得此力,其效由小到大,可分為橙虛、赤虛、緇虛、青虛、碧虛,虛力又分五境,若欲引蓮母出世,其力至少達三境。習蓮舞可引蓮生,催萬物生機,用於殺伐其力微。小子你來自異邦,家世上就比其他男子差了一截,從今起認真習術,將來給自己婚嫁增加**。話不多說,你休息吧,明日辰時四刻在屋外空地等我,不得遲到。」張橋朗朗說道。」辰時?那是不是還有子時、丑時、寅時等一共十二個時辰?一個時辰又分為八刻?」楊菲兒激動的問。

「是呀,你這是什麼傻問題。」張橋驚訝的看着楊菲兒。

「嘻嘻,張大哥,我這不是一昏傻三年嘛。」楊菲兒傻笑着道。太好了,這裡時間的命名、劃分都和中國古代一模一樣,那這麼說這裡一天也是二十四個小時咯。